2007年12月18日 星期二

史有明鑑


自古以來,色情行業就存在於中國的歷史之中,無論是青樓妓院,還是現在的私娼或是轉為私娼的前公娼,都是社會組成中身為弱勢的一種角色。這種類型的人可能沒有一技之長,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人生目標,只是為了活下去而出賣自己唯一的本錢─身體,無奈女性不像男性還可以靠勞力來賺錢度日,就只能......

可是就是有人的腦袋不知道哪裡不對勁,老是想要消滅色情行業,就連figure露點都可以栽個「倡導日本雛妓情色文化」的莫須有罪名上去,這只會逼得這些人轉往地下活動,增加處理這種社會問題的難度,更是把這些弱勢人口逼上絕路,看看公娼歷史專題報導,有多少人被偉大的政府給逼死了?阿扁廢公娼和每年警方不斷的掃蕩色情行業,只是治標而已,究其原因來解決色情工作者的出現,從源頭來解決產生這些人的社會問題,才是真正治本的方法。

古代大禹治水用的方法是疏導,而不是一直築高堤防來擋洪水,就算如此也得經過數年才解決了水患的問題。類似的狀況對應到色情行業上,看看其他國家對色情業處理的方式,尤其是日本和歐洲的幾個國家,是用法律和公權力來做管理,保障色情業人口的生存權和就業權,也保障了對這方面有需求的成年人的權利,而不是像政府這樣的除惡務盡趕盡殺絕,造成這些年來更複雜更麻煩的社會問題。(咦?人笨在哪裡?怎麼沒跳出來維護色情行業工作者的各種權利?還是人笨又在那邊自命清高,不屑幫這種類型的人?)

我個人贊同李鴻源先生的提案。畢竟從廢公娼到現在十年了,造成的悲劇和社會問題還不夠多嗎?有多少人在這十年裡被法律制度規章和在上位者的決策中給犧牲了?社會成本的耗費也無法計數,錯誤的方式不該再繼續下去,而是該換個方式來處理了。阿扁自己都在嘴砲「積極管理、有效開放」的政策,為什麼不把這種政策落實在積習已久的色情行業問題上呢?

不過,也有部分人口就是以此方式來賺取金錢,並不是因為自己沒有能力生活,而是這種方法「快」又「簡便」,所以這幾年才出現所謂「援助交際」的新社會問題。而且隨著網路的盛行,這種援交的「個體戶」「散戶」也跟著增加,甚至還有形成「群聚」甚至「聚落」成網路應召站,而這很明顯是道德教育的缺失,或是兩性教育上的不足,甚至是家庭或社會的功能出了問題而導致這些狀況,而這些都是有待政府解決的問題。

--
至於「日本雛妓情色文化」這東西,有空再另外開個主題來講吧。
這些偉大官員和人笨和什麼終止童妓協會的只會從他們所想的角度來批判日本的情色文化,而沒有從日本的文化背景和歷史發展來研究情色文化的產生及其內容,猶如井底之蛙。

2 則留言:

NT 提到...

禁止通常不能解決什麼問題,有效管理才是解決的良方呀。不過一堆衛道人士又會跑出來哭么就是了...

提到...

論理雖好,可惜「……就是有人的腦袋不知道哪裡不對勁,老是想要消滅色情行業……」這句話說的太快,所以沒有切中問題的核心。這些要消滅色情行業的人,絕不僅是「腦袋壞調」這麼簡單。首先,就有兩種人在腦袋正常的狀況下,會合理鼓吹消滅色情。

第一種人即是「黑市經營者」,雖然自己也是被消滅的對象,但其人有自信憑藉良好的政商關係(賄賂),永遠不受查緝。因此大規模掃蕩的結果僅,是使他變成唯一的經營者,坐響獨占利益。這些投機以獲取暴利之輩,豈會關心社會制度之健全?

第二種人則是「特定宗教信仰者」,這種人所信仰的教義,禁止非婚姻關係下的性行為。同時,基於宗教的使命感,促使他們盡畢生之力,推廣該宗教的一切教義,務使全人類都成為謙誠的信徒。對於這些人,也無法要求他們放棄信仰或是停止傳教。畢竟,信仰如果那麼容易屈服的話,世界上就沒有戰爭了。

以上兩種人雖可能只佔人口中的少數,但他們往往具有龐大的金錢、組織和暴力,並以此協持國會,成為難解之局。